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Snapshots 07

Side Armin


这一天,阿尔敏的早晨以罕见的睡过头不幸地开始了。


他的手机昨晚确实是插上了充电器,可惜没有打开接线器的开关,于是早晨电力不足的手机没有发出任何闹铃音。而舍友们的课程与阿尔敏不同,谁也没有叫他。


偏偏他错过的是以重视上课出勤率闻名的沙迪斯教授的课,他惯用的上课、课间、下课三连击点名方式让人逃无可逃,只要错过三次点名就会扣光平时成绩,再加上期末试卷本来难度就很高,他的课程已经是全校闻名的“无法逃离的挂科”。


阿尔敏哀惋着自己已然不复存在的全勤记录,眼看上课时间已过半小时,他一边狂奔出宿舍门一边就着矿泉水塞下隔夜的羊角面包。走上楼梯拐角的时候他不忘摸索包底的牛奶,三心二意的后果就是不幸再次降临——他撞到了人。虽然对方眼明手快拉了他一把,可惜他这边力矩比较大,阿尔敏滚下楼梯的同时还不忘计算大学物理,顺便对着被他拖着滚下来的倒霉蛋默默道歉。最后两个人在楼梯下面摔作一团,连不远处教室里面的讲课声音似乎都因为它们发出的巨大声响中断了一瞬。


阿尔敏在地上缓了半天劲,才慢慢抬了抬手,往下一撑结果按在了一个十分柔软的地方,只听到“嘶”地一声倒抽凉气,看来是按到了被他撞的那位倒霉蛋的腿。他抬脸一看,结果发现:“基尔斯坦?”


“阿诺德?”正是跟他同班的让,看来也缓过神来认出了他。


“现在不是沙迪斯教授的课吗?”


“昨天晚上班长给全班都发了信息,教授出差今天的课改天上。你没收到吗?”让哼了一声,又说道,“能把压着我的腿拿开吗?”


阿尔敏赶紧道歉爬起身来,又在心里把自己那一到关键时候毫无用处的手机痛骂了一通。感觉上应该是没什么大碍,腿上估计明天会有几处淤青。


让倒在地上还是一副缓不过的样子,阿尔敏颇为自责地蹲到他旁边,伸手拉他起来。


让向他道谢着抓住他的手借力站起来,一抬头看向他却神情古怪。


“嗯?”阿尔敏不解地回过头去。


“阿尔敏。”一个熟悉的冷静女声呼唤了他的名字。


“三笠?!”他发现艾伦目前唯一的亲人,他的养姐三笠就站在背后。


“你的室友说你来上课了。”她漠然地扫一眼明显看呆的让,“你手机关机。”


“哦哦,”阿尔敏拍拍身上的灰,“到教室才发现课取消了。你怎么会过来?”他顺手拍了拍让,把他从目瞪口呆的傻样中解救出来。


“上周跟艾伦打电话的时候感觉他怪怪的。我有点担心。”虽然已经是初夏,三笠还是戴着艾伦送她的围巾。顺便一提艾伦每年都会送新的给她,以保证三笠一年四季都有新围巾足够替换。“刚才他的手机打不通,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阿尔敏在内心呻吟,好像他今天还不够倒霉似的。艾伦大概是去买菜了,如果他这么说,三笠会不会把他掐死?啊不不,也许他说艾伦买菜准备做晚饭给他房东吃才会被掐死?


“嗯——”他假装思索了一下,“也许他在图书馆。那里手机得换成静音。”但愿在三笠眼里她亲爱的弟弟有这么热爱学习。


*


Side Eren


艾伦正如阿尔敏所估计的那样,就在菜场买菜来着,由于周围环境过于嘈杂而没有注意到手机铃声。


他提着刚买的虾和扁豆,跟在一位腿脚不太灵光的老奶奶后面慢慢挤到出口处。


走到比起菜场要安静不少的街道上,他才想起要拿出手机确认一下。


很古怪的是,他在屏幕上看到自家老姐的名字和与阿尔敏同班的让的名字并列在一起。


三笠在半小时前打来了三通电话。然后来自让的信息则是:


>>艾伦,我是阿尔敏,手机没电了。三笠跟我往你住的地方去,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一向冷静的阿尔敏很少用这么夸张的词。是说他们在门口干等让他快过去开门吗?话说三笠为什么会想要过来?她不是刚开了一家店生意很忙吗?


脑子冒出一串问号,艾伦加快步伐往家走去。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让阿尔敏用出“十万火急”这种词的绝对不只是他姐姐来访这种普通状况。


在他家里等着他的,可不仅仅只有三笠与阿尔敏。


评论
热度(9)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