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利艾版深夜60分# 午睡

感觉我N久没有写过原作向,因为怕写得OOC

嘛,久违地来写一次

看到这个题目想起了《传说中勇者的传说》里想要成为午睡国王的莱纳,和看到他的计划书想要去实现的西昂。啊,真希望动画能把后面的也做出来,镜贵也的梨花体我尝试了不下十次都不由自主把书扔到一边看不下去ORZ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里有着一望无际的岩原,远处似乎还有更为广阔的水域,几只水鸟在被夕阳染得十分美丽的天空中自由飞翔。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或许,那就是“海”,比湖更为宽广蕴含着盐井无法比拟盐量的水体。


他凝视着这样的风景,倾听潮水拍打在黑色岩石上的奇妙声响。


但是,这不是真的,他们还生活在墙内,他们的生命仍受到巨人的威胁,甚至是自己人的威胁,没有时间允许他这样无所事事地坐着,没有广阔的世界任由他探索,他们腹背受敌处处受到掣肘,无法如鸟儿一般自由翱翔。


他还有非完成不可的事,他还有不能放手的人。


他用力睁开了眼睛。



微风拂过他的脸颊,如梦中一般午后的日光从他栖身的大树枝叶缝隙间丝丝缕缕地洒落,变成一个个耀眼的光斑。周围绿盈盈的山坡上缀满盛开的蓝紫色龙胆花,有孩童的身影从山坡上奔跑而过,磨坊的风车缓缓转动,远处隐隐传来钟声。


宛如母亲的双手一样温暖人心的场景。


他爬起身来,发现背柴火的架子就放在一旁,一个黑发少女向他慢慢走来。


年幼的三笠,他的养姐对他开口说道:“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诶?”


“你睡迷糊了吗?”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除了他觉得身上很痛,没有办法从草地上爬起来之外。


三笠很关心地探头看了看:“是不是之前打架伤到了哪里?”


他不知道,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力气起来。


三笠让他呆在原地,急忙跑去找人帮忙。


他觉得这是他所熟悉和喜欢的日常场景,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内心深处隐约的不安和身体的痛楚让他觉得这么宁静的场面是不和谐的。


少了什么。


少了很多东西。


少了一些人。


少了一些经历。


他艰难地抬起左手,预备遮住变得有些刺目的透过树叶间隙的光。


那里,在左手大拇指的根部,有着一个清晰的齿痕。


对了,就是这个。


他终于发现,自己仍未逃脱梦境,现在可不能睡,他们还有计划,他非醒过来不可,要向韩吉分队长确认,不能让阿尔敏和三笠担心,以及还有没说的话要跟兵长说……


他用力朝那个齿痕咬了下去。


*


艾伦睁开双眼,觉得眼眶周围一阵酸楚疼痛,他眨了几下眼,确认坐在床边的人,是兵长。


“别动。”


“兵……”他试着发出声音,但又立刻被阻止了。


“先别说话。”这是兵长的声音,同时一只手用力握了他的手一下。


兵长似乎抓住了他的左手。


“艾伦,你在梦里也不老实,要不是利威尔手快,你又咬了自己。”这是韩吉的声音。艾伦偏过头往那个方向望过去,看到她摇了摇头。“幸好你恢复了,虽然花了一整天。”


“我睡了一整天?实验呢?”


“没有‘硬质化’成功地迹象。”


“那么……”


利威尔打断了他:“你才刚醒过来,先洗脸。很脏知道么,臭小鬼。”


艾伦看着利威尔拿过脸盆和毛巾,慢慢爬起身。


他接过湿润的毛巾,覆盖在脸上,一边打定主意不能再像今天这样沉浸于梦中醒不过来,一边暗自跟自己约定,如果一切都结束了,就把该说的话都一次性说出来。


即便他肩负希望与毁灭的不确定因素,即便他或许无法做到硬质化,即便那个人听到话语也不为所动。


那都没有关系。


在一切结束之后,他一定要亲口说出。


END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过梦中梦的经历,那一次第二层梦境我很快意识到是在做梦,但是第一层梦境一直到醒过来才发觉。而且是费了好大力气才醒过来。


评论(1)
热度(4)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