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Goodbye

镝木·T·虎彻结束了抓捕银行大盗的忙碌一天,结果发现忘记给车子加油,只好慢慢走回自己在休特尔比尔特的公寓。

顺便一提,虎彻并不是警察,而是现役Hero。虽然他觉得这工作本质上和警察一样是保护市民,不过似乎会这么想的只有他一人而已。不管怎么说,虎彻干了这么久的Hero,还是不能够习惯被聚光灯和摄影机时时追着跑的感觉。

最终银行大盗毫无意外地落入Sky High之手,被挟持的银行职员也被Dragon Kid和Blue Rose顺利救出,虎彻,啊不,作为Hero是Wild Tiger,则又“不小心”破坏了几辆车,再次给自己的记录上抹了一笔黑。

“嘛嘛,只要大家平安无事就好。”虎彻如此嘟嚷道,按了按帽子,双手插在裤兜里,拖着步子拐过最后一个转弯,向公寓缓缓靠近。

不过,当虎彻用一根手指勾出钥匙,准备迈上门口的台阶时,却发现自家门口倒了一个人。

“哎哎?”虎彻一边快步走向那人,一边默默在脑子里回想了几遍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的步骤……“唔?只是睡着了?”

幸好那人看上去并无大碍,只是靠在门上睡得很沉,胸膛随呼吸规律地起伏着。好在现在是十月,天气并没有很凉,那人身上的夹克看上去够暖。

“喂,喂,你不能睡在这里。喂。”虎彻掠开对方散落的金色卷发,轻轻拍打他的脸颊。不过那人毫无反应。

“喂喂……”虎彻耐着性子,尽量克制住自己不要大吼,凑到对方耳边说道,“喂,我说你,快起来。”

这回总算是有点反应,以男性而言似乎过于纤长的睫毛微微翕动了一下,虎彻看到一点碧绿色闪过,随后是一声几乎难以辨别的呢喃:“Tiger……?”虎彻感到自己还放在对方脸旁的手被握住了。

“呃?”饶是身经百战的Hero也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才好了。

那个握住虎彻手的家伙看起来并没有醒来,枕着他的手又进入了梦乡。

“喂……不是吧……”虎彻长叹着,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展开啊,就算要展开也希望不是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五六岁的青年而是个女孩子吧。“话说,今天还真是倒霉事全挤成一堆呢。”看来握住自己手的青年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清醒松手了,虎彻干脆自暴自弃地挨着他也坐在了自家门口,顺便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Tiger!Wild Tiger!听到请回答!”虎彻是被这一声标志性的呼叫唤醒的。当然,他清醒的时候还听到了阿格内斯的一顿数落,这个眼中只有收视率的女性,显然是不能够容忍任何一位英雄在直播时迟到的。

于是虎彻拖着在自家门口不小心睡了一晚上的腰酸背痛的躯体,狂奔向现场。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通讯器那头介绍这次事件的情报,一边思考着昨天那个害自己露宿门外的罪魁祸首究竟去了哪里。

亏自己还是Hero,昨天玩着手机最后还是挡不住睡意,结果就这么睡了一整夜,连对方什么时候走掉的也不清楚。如果下次遇上的话,还得好好问问那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Wild Tiger的才行。

这么想着,虎彻总算是打起了一点精神。他跑到现场附近,果然看到公司的车子停在那里。老搭档本举起一只手招呼:“哟!”

虎彻也举手回应:“哟!……话说有吃的吗?”

本倒是没有多问,慷慨地把自己的热狗分给了他。

虎彻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撕开包热狗的纸后,解释了一句:“啊,真是不好意思,昨天连家门都没进。说来话长。”

本呷了口咖啡:“虎彻,虽然我是不要紧,但是今天你也不能辜负赞助商大人们的期待啊。”

“唔唔,你这么一说,”虎彻咽下口中的食物,“快把战斗服给我!”

虎彻,应该说是Wild Tiger,此刻他已经换上了蓝色战斗服,戴上面具,正爬在一座高楼上。

今天的事件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主要是救援一个站在楼顶想要自杀的年轻女性。说起来是挺容易,况且有Sky High在,就算她跳下去也能接住。不过问题是这个女人手里还拿着刀,只要有人靠近就做出一副自裁的架势,搞得Sky High也不敢飞得太近。

此时虎彻就在执行从她的视线死角抄过去,随后发动百倍能力在一瞬间夺下她手上的利刃的作战。

他小心地慢慢移动到指定位置,偷偷伸出手给正在吸引女性注意力的其他几位Hero打了个手势,随后猛然发动能力,一跃而出,扑倒那女人,扭掉她手中的刀子。不过稍微不巧的是,刀子飞了出去,往楼下掉去。这个时候其他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结果没有一个人阻止刀子飞下去。

虎彻连忙把被自己扑倒的女性往Blue Rose那里一塞,冲到楼边往下看去,刀子似乎正要掉到一个路边小贩的身上。虎彻不由遮住了眼睛:“啊啊啊,都是我的错!”

不过,隔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尖叫声传来。

虎彻拿开眼前的手,看来小贩躲过一劫,刀子插在他之前站着的地面上,他人已经在十步开外。

然后他注意到,虽然给人的印象不太相同,小贩的身边站着的似乎就是昨天在他家门口睡觉的那位。

“……喂,喂,Tiger,你认识那人吗?”Rock Bison拍他的肩膀,“刚才是他救了那个小贩。看样子也是个NEXT。你得跟人家说声谢谢才行。”

“哦……喔。”虎彻无意识地回答道。

不过,那句道谢后来虎彻并没有说出口。

本来是以为等到自己下去换好衣服人肯定已经走掉了,结果和本说了拜拜拐过一个街角却看到了原以为见不到的人。

那人冲他轻轻挥挥手。

虎彻指指自己的鼻子:“我?”

对方点头。

虎彻小跑过去。

跑到跟前,那人用一种仿佛怀念什么的语气唤道:“Tiger先生。”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真实身份应该是较高级别的秘密吧。”虎彻扶着帽檐,狐疑地打量着青年。

“巴纳比·布鲁克斯 Jr。”

“哈?”虎彻不由自主做出了一副张开嘴巴瞪大眼睛的蠢样。

“Tiger先生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认为先自报家门会比较礼貌。”青年从上衣口袋里面取出一副眼睛戴上,扶了扶镜架。

“额……也是。该称呼你为巴纳比么。”虎彻收起自己保持得稍微久了点的失礼表情。

“以前有个人,总是叫我Bunny。”巴纳比露出一种难以形容表情。

“把男人叫做Bunny,不会觉得奇怪吗?啊如果你比较习惯这个称呼的话我也叫你Bunny。”

“嗯。我有一些内部渠道能够知道机密事项。”点头的同时,巴纳比迈开脚步往街边移动。

虎彻快步跟上去。是说巴纳比那个点头到底是不是算同意了Bunny这称呼呢。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开口询问会比较好。

结果巴纳比自说自话地走进了街边的快餐店。

虎彻跟在他后面走到店门口,一边小声抱怨:“喂喂,我说你没吃早饭吗……”

虎彻刚握上门把手巴纳比就出来了,附上一个略感受伤的笑容,以及一句“确实是没吃早饭。”

“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虎彻不禁摸头。

“毕竟我没有一位交情好到让出早餐热狗的好搭档。”巴纳比啜饮一口刚买的咖啡。

“连这个都知道,真是让人觉得有点恐怖啊。到底是何方神圣?你的‘内部渠道’。”

但是巴纳比只是微笑着咬下可颂的一角。

“你总是这么笑着看人,感觉有点奇怪。”虎彻斜睨一眼,巴纳比并没有移开视线。

“是吗?”

“嗯……该怎么说呢,对了,总觉得你在看着我,但同时也不仅仅是在看我。”

“直觉好……有时候我真觉得你这个优点有点讨厌,Tiger先生。”

巴纳比随手将早餐的包装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巴纳比看向他:“那么,这也不会是你最后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很有自信的样子嘛。”虎彻摸摸下巴上的胡子。

“不,不是自信。”

“哎?”

在虎彻错愕的同时,巴纳比转身离开。

“喂,等等,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打听这么多关于我的情报!”

“这不是很明显吗?”巴纳比脚下一顿,丢下一句,“因为我是你的big fan啊,Tiger先生。”

虎彻在原地有点发愣。

于是,等到他回过神来,当然是人早就走到没有影子了。

结果虎彻就这么除了自己多了一号叫做巴纳比·布鲁克斯 Jr的fan的外什么情报都没打听出来,也忘记道谢。

“嘛,既然是fan,应该以后还有机会见到的……吧。哈哈。”虎彻如此自我安慰着。

“喂喂,我说你,不要又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家门口啊。”

那之后又过了两个月,虎彻再次在某个晚归的夜晚见到自家门口出现了某个眼熟的身影。

这次出现的巴纳比没有睡着,眼镜好好戴在鼻梁上,手上似乎还拿了什么东西。

“圣诞节也还是这么忙么……”巴纳比看着街边五彩缤纷的圣诞节装饰,低语道。

虎彻耸肩:“没办法,谁叫犯罪分子是全年无休的呢。”

“本来以为圣诞节你会陪女儿的。”

“调查得还真是清楚。”

“作为Tiger先生的big fan,做不到这点怎么行呢。”

“喂喂,别开我玩笑了。”

“那么,一起喝一杯如何?”巴纳比递出手中物品。

接过来一看,用金色纸张和绿色丝带包装好的红酒。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可以相信你。所以,这次就破例让你进我家吧。”虎彻说着掏钥匙开门。

“……只凭直觉……”翠绿的双眼微微惊讶地睁大。

“怎么啦?”虎彻打开门锁,疑惑地回过头。

巴纳比跟在他身后,摇头道:“不,没什么。”

虎彻进门打开灯,把钥匙随手甩在桌上,随后被自己之前扔的啤酒瓶绊了一下。他摸头回身说道:“啊,抱歉,我这里有点乱。”

“这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巴纳比放下红酒。

“哦?”虎彻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一边把踢倒的酒瓶扶起,顺手理了理脚边摇摇欲坠的杂志堆,还把一些杂物往沙发下面塞了塞。

于是等他直起身一回头,发现巴纳比居然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两个干净的酒杯,还搭配一碟咸饼干。

虎彻歪过头:“我说,你……”

巴纳比挑眉:“嗯?”

“真是bunny啊,动作快到我都没有察觉。”

“本来是想找起司来着,不过Tiger先生你这里是不可能有吧。”

“是啊,调查得真清楚。”

“这个不用调查,看地上都是啤酒瓶就知道。”

“哈哈,被发现了,平常我都喝啤酒。”

“那么,今天就来换换口味,如何?”

巴纳比递出一杯红酒。

“Tiger先生,酒量很差呢。”巴纳比低语道。

“才……没有……”尽管已经歪倒在沙发上,虎彻嘴上还是在逞强。

“唔,才……一瓶而已。”巴纳比仰头微微笑了。

“你不是……也脸红了么……”虎彻醉眼迷离,只看到巴纳比金色的头发在自己眼中都糊成一团了。

“幸好虎彻你酒量比我差。”

“嗯?……你刚才说……什么?”

“……”

“……呼……”

“已经睡着了么。”巴纳比看着已经在沙发上睡到人事不省的虎彻,微微苦笑起来。“没心没肺这一点,我也觉得有点讨厌呢,虎彻。”

他伸出一只手,只要稍一欠身就能碰到虎彻的头发了,但手却无法再进分毫。

“我已经不知道,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停在半空许久的手指,终于轻轻触上虎彻的头。

“原来一直是这么毛糙,你的头发。”

然后手指头攀上脸颊,虎彻似乎感到脸上的动静,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醒来。

“就算是梦境我也快不想醒来了。你一定会说我没有用吧。”

巴纳比轻轻摘下眼镜,俯身在虎彻额角印上一吻。

“晚安,虎彻。你说我没用也好,说我懦弱也好,但是……”

一朵小小的水花溅开在虎彻脸上。

“我无法忍受,你连一句再见也不让我说。”

“Goodbye,虎彻。”

 

 

这篇的设定:

虎兔两人在一起几年以后,虎叔殉职。两人没有来得及说再见。

巴尼后来借助拥有穿越时空的NEXT力量,回到两人还没有相识的时间,只是为了说一句goodbye。

评论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