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逆行性遗忘

CP:藤岛鸣海/爱丽丝(《神的记事本》同人)

 

医学三十题 11.逆行性遗忘

 

有什么声音。像是争论,又像是小声的嘀咕,忽近忽远,忽上忽下,忽轻忽重。吵死了,快闭嘴。

下一个瞬间,我明白过来,我在做梦,有人在我床边说话。

是谁?顺着内心的疑问,我睁开双眼。

逐渐清晰的视野里,是一个拥有狼一样锐利双眼的白发年轻男人和一个如玩偶般眨动大大双眼的睡衣女孩。

女孩坐在我躺的床边,男人站在一旁,压低声音和她交谈着什么。

“……怎么回事?”

“……头……殴打……受伤……”

耳朵里有点嗡嗡作响,只听得见只字片语,喉咙干到发声困难。我用尽全力挪动手指,触碰睡衣女孩流泻在床单上的长长黑发。

“鸣海?”女孩一下子扑过来捧住我的脑袋,声音大到让我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大概是看到我皱起眉头的表情,她稍微放开了我一点,随后用一种仿佛心爱的布偶绽了线的表情看向白发男人。

“园艺部的,你没事吧?”白发男人皱着眉头问我,表情很可怕。

我疼痛的头勉强运转着。园艺部?是指我吗?鸣海是我的名字吗?

可恶,思考的同时,疼痛也愈发剧烈起来。

“我……”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干涩无比地说道,“我是谁?你们……又是谁?”


“这么说,藤岛中将失忆了?”

“真好啊,我也想失忆到忘记自己这个月赛马输到一败涂地的事实。”

“如果我失忆的话,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伤心的吧。”

一群看起来就可疑的人围在我的身边七嘴八舌。白发男子站在稍远一点的角落很烦恼似地按住额角。

爱丽丝——睡衣女孩坚持自己是这个名字,可她明明看起来是日本人——缩在我躺着的床上一个角落,手指在键盘上翻飞跃动,我看到床脚的荧幕上跳出很多关于逆行性遗忘的条目。她一边咬牙切齿地敲打键盘,一边低声嘟哝着什么“不过是个助手竟敢忘记雇主”之类的奇妙话语。

耳鸣和眩晕已经好了很多,我不由得关注起床边讨论的人来。

其中那个个子小到让人以为是小学生的,据他本人说其实是大学生,而且坚持不肯告诉我名字,说跟其他人一样叫他“上校”就行。而在这么冷的房间穿着背心还能面不改色的爽朗男子,据说是我的高中前辈,阿哲学长,不过是中辍生。还有就算现在也依然对着好几个手机忙忙碌碌的,递给我的名片上居然写着NEET族 桑原宏明,其实是个小白脸。顺便一提,这个房间里的人全员都是NEET族。

不,我多算了一个。不是爱丽丝。白发男子,或者说第四代,他是黑道头子所以不算NEET族。

总觉得,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不禁有点佩服起过去的我自己来了,跟这么多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的同伴混在一起,居然还能安然无恙地保持高中生的身份真是可喜可贺。

话说回来,这不就是因为参与了什么事件才会被人殴打导致失忆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起记忆,我觉得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才行,心里的焦躁感益发强烈。特别是看到爱丽丝的时候。


只见爱丽丝的手在键盘旁边摸了个空,她似乎想说些什么,转头瞪了我一眼,又闭上了嘴。她恢复键盘和鼠标的操作。巨大的荧幕和高高的主机架子衬得她的身形愈发娇小,就像玩偶一样。

就像玩偶一样?

说起来,今天我醒来过后大半天都没有看到她进食或者饮水,难不成她真的是玩偶变的?

啊,所以我才……

 

 

“爱丽丝,要我帮你拿Dr.Pepper吗?”

 

评论
热度(6)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