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Eclair

*说明:这是年初时为利艾本《留声机》所写的稿,现在本子窗了,放出全文。本子的创意是选取一首2000年之前的歌曲作为BGM搭配文字,我选了《Amazing Grace》。


BGM - Amazing Grace



水不停地滴落、滴落、滴落,发出规律的轻微声响,他不禁往声音的方向看去,目之所及却是满满的鲜红艳色。他点了点头,是的,那人意外地股动脉被刺破,流失大量色泽鲜丽的动脉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所以,并不是他的错。

 

可是……为什么脚边有着半凉微温的液体触感?他收回目光低下头,自己赤脚站在流淌着鲜血的瓷砖地上,一只苍白的手倏然伸过来,死死抓住他的脚踝。不不,这不对,明明并不是他的错。

 

不要纠缠他,不该纠缠他,明明这件事他一点责任都没有。

 

所以请放手吧。

 

请安息吧。

 

不要再……

 

“艾伦·耶格尔!”

 

艾伦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还不算十分熟悉的医院休息室天花板,以及他所在科室的利威尔·阿克曼副主任医师那令人见之难忘的严肃面容。

 

利威尔冷着脸用力握了一下抓住艾伦的上臂的手,艾伦不由“哎哟”一声叫出来,疼痛让他完全清醒了过来。。

 

“一号手术室,紧急手术。”利威尔副主任医师一向惜字如金,在本来就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更为如此。

 

艾伦跟在利威尔后面走出休息室左转,他一边听着佩特拉·拉尔主治医师语速飞快地向利威尔说着目前的病人情况,“肝脏肿瘤破裂……出血……休克……”等词句飘了过来,一边把身上由于睡在休息室沙发上而皱成一团的白袍脱了下来。

 

脱左手衣袖的时候,他顺便瞄了一眼养姐三笠送给他的手表,凌晨3:20。

 

这个时间点,大概是没有人能够叫了才会想到值班的实习医生吧。

 

在特罗斯特大学教学医院,像艾伦这样实习尚且不满三个月的实习医生根本不会有上手术台的机会,不过在紧急的情况下,就算是猫的爪子也会毫不犹豫借来用,更何况是受过四年正规医科训练的本科生呢。

 

凌晨的医院走廊里他们三人的脚步声形成怪异的回响,在一片寂静中分外刺耳。艾伦跟着利威尔走进更衣室,佩特拉与他们走向不同的方向。

 

他们换掉身上的衣服,利威尔用灰蓝色的眼睛不容置疑地盯住站在衣柜之间的艾伦:“你是第二助手。”他举起一只手止住艾伦想说的话。“等会儿仔细听我的指示。”又顿了顿,他才像想起什么似地补充一句,“好好干。”并且在艾伦背上拍了一下。

 

于是在艾伦洗手的时候,他一直都处在“利威尔副主任医师居然也会鼓励人”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好在医学生花最多时间学习的就是洗手,他几乎是半本能地用脚关上水龙头,在双手和前臂皮肤上刷满碘伏。

 

利威尔再次从镜中严厉地盯了艾伦一眼,巡回护士帮忙系好手术服,他熟练地戴上手套,转身走进手术室。

 

佩特拉跟了过来,转头给了艾伦一个温柔的鼓励眼神。

 

不过鉴于他们只有眼睛露着,艾伦其实并不确定自己对两人的表情解读是否没有差错。

 

*

 

“我的会诊意见是,空腹喝咖啡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在休息室低头啜饮半温不热罐装咖啡的艾伦听到这么一句,抬起头来,见到佩特拉柔和的微笑。

 

“唔。”他确实没法反驳她,于是只能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不自觉地又呷了一口咖啡。

 

佩特拉把一个袋子塞到他手上。摸上去是温热的。里面的东西很柔软。

 

他一边道谢一边拆开袋子,是两个长形泡芙,烤得金黄的泡芙上洒满巧克力酱汁,里面的水果色泽鲜明,格外激起人的食欲。艾伦立刻觉得自己饿极了,连续几小时的手术消耗的体力都忠实反映在了他空空的胃里。

 

佩特拉对他眨眨眼睛:“利威尔副主任给你的。”

 

艾伦完全可以从佩特拉变得忍俊不禁的表情里读出自己的一脸蠢相。不过说真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对利威尔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阿克曼副教授四年多来的认知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数度被打破,那个人不仅仅是要求严格得令人发指的副教授,也不仅仅是总是表情严肃得令人心虚的重度洁癖患者,他会鼓励新人,更会关怀下属。

 

佩特拉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你在手术里做得还不赖。”

 

艾伦刚咬下一口泡芙,差点被呛住,他抬头看见佩特拉一脸不假掩饰被逗乐了的笑容。他艰难地吞咽着,同时又试图说话,“老师他……真的,真的是说我吗?”

 

“当然,没有别人了。”佩特拉拍拍他的后背,“你慢慢吃早饭,这可是附近那家点心店的招牌产品,平时很难买到,幸好我们够早。我去一趟病理科。”

 

艾伦看着佩特拉放轻足音一步步走出休息室,顺手带上门,只觉得今天凌晨醒来后发生的一切都令他不敢置信。平生第一次上了手术台,这在实习医生中恐怕也是绝无仅有,亲手救了病人的充实感觉还停留在他心里,加上利威尔副主任的肯定,味美扎实的早餐礼物。他觉得下午换班后绝对会睡不着。

 

睡不着也很好,艾伦向后倒下靠在沙发背上,又咬了一口滋味浓郁的长形泡芙,水果的酸甜味和巧克力的香气充满口腔,他盯着天花板上的某处污迹放弃似地想着,睡不着就不会做噩梦了。

 

院方都已经认定不是他的责任了,可他还是持续做着那样的噩梦。到底要到何时才会解脱呢。医生真是一种沉重的责任。

 

*

 

第二天早晨去医院的时候,艾伦差点迟到。因为他那天下午无法入睡,干脆起来翻看最近实习中记录的笔记,结果反而比平常更晚睡着。唯一带来的好处是,拜太过劳累所赐,难得没有做噩梦。不过同时也没来得及吃早餐。

 

他换过白袍第一优先事项就是捉住躲在紧急出口楼梯间狼吞虎咽的萨莎·布劳斯,询问昨天交班后的情况。萨莎一边吞下半个肉包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除了三床病人晚间呕吐过没别的,真是天生的好胃口。

 

他离开继续开始一口一个吞下煎饺的萨莎,不是很担心她会不会需要自己来实行海姆立克急救法,毕竟她有过一口吃掉巨无霸汉堡不会噎着的优秀记录。

 

看过萨莎的生动吃相带来了点副作用,他的胃开始提醒他没吃早饭的事实,很不争气地大声叫唤起来。艾伦只好姑且改变前进路线,脚下一转走进休息室,准备倒杯热水聊以充饥。

 

非常出人意料的是,他在那里遇上了奥路欧·博查特主治医师。对方嘟囔着什么“这小鬼居然这么巧过来”的古怪话语,不情不愿地臭着一张脸塞给他一个纸袋,就跟昨天佩特拉给他的如出一辙。更为神奇的是,袋子上还贴了张便利贴,写着“给艾伦”。那种字迹艾伦再熟悉不过,在自己的影像学考卷上、写得糟糕的病历批改上、还有需要签字的报告上,都是这种微微向右倾斜的利威尔的手写体。

 

奥路欧端起他主治医师的架子用鼻孔看了艾伦一眼,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利威尔副主任让我过来,我才不会给你小子任何东西。”

 

艾伦拿着纸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奥路欧愈加不爽地说起来:“副主任究竟为什么要特别照顾你这小子?我完全想不通。你之前明明惹上那么大的麻烦。看看你这,都不知道道个谢,亏得副主任这么看得起……嘎!”他忽然停下话头一脸又尴尬又悲痛的表情,似乎是咬了舌头。

 

随后奥路欧再次飞了艾伦一记眼刀,捂着嘴巴退出休息室。

 

艾伦在奥路欧走后又楞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被胃部的抗议唤回神。打开袋子一看,里面依然是两个长形泡芙。

 

艾伦一边就着热水咀嚼塞满奶油草莓的泡芙,一边感觉自己对利威尔的认知似乎正以某种缺乏现实感的速度被刷新着。

 

*

 

晚上艾伦趁着人少的时段跟幼时好友阿尔敏电话聊了一会儿,对方已经读研,真亏他能在高手林立的商学院杀入重围,还能在学期这种忙得不可开交的时段抽出时间来关心朋友的近况。

 

电话里阿尔敏不无担忧地问他:“艾伦,你还在做噩梦吗?情况有好转吗?”

 

艾伦知道阿尔敏是真的非常关心他,但是他也知道之后他一定会把情况全部告诉自己的养姐三笠,为了不让他们太过担忧,他避重就轻地说:“昨天没有。可能好些了。”

 

“不是你的错,艾伦,不要想太多。”电话那头阿尔敏似乎没有察觉他的回避,“那个病人是自杀,只是跳下去的时候正好被雨棚划伤动脉,才会无法挽回。鉴定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啊,我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如果知道就是一切人心也不会如此复杂难懂。

 

“你的处置没有问题。”阿尔敏徒劳地重复着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艾伦无声地苦笑了一下,对阿尔敏说着:“我会好起来的。对了,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前两天副主任第一次让我上了手术台。”

 

“诶,真的吗?”

 

“是的,我在实习生中大概是唯一一个吧。”他把电话换了只手,“副主任说我做得还不赖。”

 

“那根据你以前对你们那个阿克曼副教授的描述,这应该算是最高赞美了吧?”

 

“哈哈阿尔敏你还记得。”

 

“那是自然。”

 

艾伦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些近况,努力不再提自己的噩梦和精神状态,阿尔敏似乎稍微安下了心。艾伦也稍微松了口气。如果三笠再持续打过来,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不过也不能每天晚上都跟昨晚一样,那样即使不做噩梦也够累人,他还是要想些其他办法才行。

 

*

 

那天早上艾伦再次因为夜晚的噩梦空着肚子上班,他精神不振地巡查过病房,连忙去门诊报道。幸好今天并不是利威尔副主任坐诊,他幸运地迟到一分钟只收到埃尔德主治医师的一句口头警告,同时怀里被塞进一个熟悉的纸袋。

 

不会吧……艾伦暗自咋舌,不理会一旁跟他一同在诊室实习的康尼·斯普林格那好奇又嫉妒的眼神,毫不意外地低头看到纸袋上利威尔那熟悉的字迹。康尼显然也认出了那种字迹,艾伦抬头就发现他脸上已经变成了复杂的混合着“不是吧?!这个世界怎么了”和“利威尔副主任阿克曼副教授给人送礼天要下红雨”的古怪表情。

 

艾伦一面对着康尼脸上的表情忍俊不禁,一面又为这每日横空出现的早餐惶惑不已。他心不在焉地看着埃尔德熟练地进行叩诊,查看CT图像,同时随手在笔记本上涂抹下自己以后可能会看不明白的笔记。

 

康尼突然用手肘捅捅艾伦,他不明所以地侧头看过去。只见对方在笔记本上写了几个字:副主任给的早餐,哈?

 

艾伦在笔记本上回给他几个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康尼看他的目光显得益发扑朔迷离钦佩不已起来。不知道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也只能任由他误会下去。艾伦兀自摇了摇头。

 

眼看康尼又打算在笔记本上再添一行字的时候,埃尔德主治医师开了口:“康尼,电话不通,去一趟病理科,我要找莫布里特主治医师会诊。”

 

康尼分外遗憾地看了艾伦一眼才离开诊室。

 

*

 

吃过午饭,尚有一点休息时间,艾伦按照平时的习惯沿着楼梯漫步走上顶楼。不过一打开通往顶楼平台的大门,他立刻后悔了。

 

在他关上门之前,站在平台上的白袍人已经察觉到回过头来,开口问道:“怎么,不想见我?”

 

总觉得语调隐含笑意。艾伦感觉一定是自己重听,利威尔副主任医师怎么会跟他这个实习医生开玩笑。

 

既然已经被发现,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往前走到栏杆旁边,站到利威尔的旁边。他尽量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几步,跟利威尔稍稍拉开距离。

 

“早点好吃吗?”利威尔用一种仿佛讨论天气的闲谈口吻淡淡问道,眼睛看着远处几片缓缓滑过的云。

 

艾伦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好,好半天才憋出句“还好”来。话甫说出口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瞥了一眼旁边的人,幸好利威尔还是一直望着远处,没有转过头来。于是他赶紧寻思着还有什么可说的,试图努力挽回。

 

就在他天人交战苦苦挣扎的时候,利威尔半转过身来,看着艾伦:“你的脸色不好……还在做噩梦?”

 

他一时之间都忘了移开目光,直视着利威尔灰蓝色的眼眸,忘记了说话。他无法错认那双眼睛里面的关切之意。同时也倍感困惑,这种深刻的关切是对他?为什么?

 

没等到他的回答,利威尔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能理解。毕竟你是亲眼看着病人跳下去的。听说还是你初次负责的一位末期病人。”他停了一会儿,好似在斟酌用词,“老实说我不会安慰人,不过也许可以给你点医学上的建议。去见见韩吉。”

 

艾伦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病理科的韩吉·佐耶副主任医师?”

 

“没错。”

 

艾伦的心微微下沉,他知道利威尔已经做了一些最基本的判断,他内心的一部分有点理解并认同推荐去找韩吉的理由。韩吉同时也是负责解剖检验那位病人死因的医师,对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是清楚。他曾在鉴定书上见到过她形状独特的签名。

 

“希望你不会再长久地做噩梦。韩吉不是最佳人选,不过我认为你应该去找她。”利威尔的唇边似乎挂上了一抹苦笑,但他也没有再进一步解释。

 

艾伦没有继续追问,老实说他也知道自己继续失眠下去不是办法,跟同期或者家人商谈的办法已然证明是没用的,去精神内科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在此之前或许真的可以试试利威尔的建议。而且他隐约听说,韩吉副主任医师并不只有病理学的学位。

 

他确实不打算在此就倒下。

 

*

 

艾伦站在病理科的门前。

 

说老实话他也搞不懂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里,他是考虑要来,但不是在下班过后立刻就冲到病理科门口这么个来法,明明交接班过后他是准备往大门走,结果坐电梯下楼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在这一层走了出来,左转再直走,就是他经常过来送样本和取报告的病理科,不过在这里他只见过莫布里特医师。

 

他不承认自己已经感到束手无策。虽然直挺挺站在病理科门口也没什么说服力。

 

艾伦盯着病理科的门牌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一定是太长时间没有好好睡眠导致的精神恍惚,他收回目光,准备转身离开。

 

没想到科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一只手直接拽住他的衬衣领子把他拖进门去。

 

韩吉副主任用完全不符合她身份的轻飘飘的声音兴奋地嚷嚷道:“莫布里特快过来,你看我刚准备出去就抓到了传说中的艾伦!”

 

里面莫布里特医师对着电脑专心打报告,头也不抬地回道:“那是您总在实验室里不出来,我都见过艾伦百八十回了。”

 

韩吉的笑容僵了僵:“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每天来送样的小伙子就是传说中的艾伦?!”

 

莫布里特按了按太阳穴,顺手把报告打印出来:“您又没问。而且他也不是每天来。”他拿起一份文件,严肃地抬了抬眼皮:“您要是把艾伦勒死了,我跟利威尔副主任可交代不过去。”

 

韩吉这才放开攥住艾伦衣领的那只手,艾伦大口喘了几下气,摸了摸胸口,向莫布里特医师递去感激的眼神。

 

只见韩吉满面笑容地搓了搓双手,用仿佛打量实验对象的可疑热情目光和欣快口吻对艾伦说:“那么我们这就开始吧~”

 

艾伦茫然地又被她拉住左手,往隔壁实验室那扇门里拽过去。

 

莫布里特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韩吉一路用不似女性的怪力拽他一路拍着胸脯保证:“放心放心,我也有心理学的博士学位,你看那边书架上那个格子是发表过我写的论文的杂志,我了解整件事情的始末,也会遵守医患保密协议的。那么我们就从你的症状开始吧……”

 

艾伦从韩吉的喋喋不休中拼凑出了整件事的始末,利威尔见到他做噩梦判断他需要些帮助所以建议他来找韩吉这个心理医生咨询。虽然韩吉是病理科副主任,但也有做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又了解整件事情,根据韩吉的说法,让艾伦来找她简直是利威尔此生给别人提供的最棒的建议。

 

艾伦已经不知道自己对利威尔副主任的认知被颠覆了多少次。

 

“为什么?”他听到自己如此提问,“利威尔副主任为什么要帮我?”

 

听见这问题,韩吉愣了愣,停住了自己的长篇大论,随后她的唇边绽开一抹促狭的笑意。“哈哈哈,利威尔真是、真是个……哈哈哈。”她伸手摸了摸眼角笑出的泪花,“艾伦,你可以大胆猜一猜。提示你,猜的时候不妨自恋一点没关系。”

 

艾伦一脸不明所以地被她拽进了实验室后面的标本室。

 

*

 

“利威尔副主任,”艾伦很意外地一大早就出现在利威尔办公室,“昨天我去找了韩吉副主任,她说我并不严重,只要定期做咨询,呃,还有欠她的人情帮她做几天实验就好。所以……”

 

“她的实验都无关紧要。”利威尔的眉头皱了起来。“让她自己做,或者交给莫布里特做。我们这里埃尔文和米克都出国参加研讨会,人手本来不足。你不能走。让她把人情算在我的头上。”

 

艾伦站着没动。

 

“还有事?”利威尔把面前的文件翻开来,戴上度数很浅的近视眼镜查阅。

 

“韩吉副主任还说……”艾伦困惑地停顿了一会儿。

 

“她又说了什么?”

 

“她让我猜猜利威尔副主任为什么要帮我,还提示我要自恋一点猜。”艾伦不安地动了动,“可是我想不明白。”

 

利威尔看着眼前的文件叹了口气,最后放下文件投降似地一口气说了起来:“影像学的课你逃过两次,在课上睡过一次,平时你总是坐在讲台左边第二排的第三个位置上,有时候会做笔记。”

 

艾伦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只听到利威尔继续说道:“上次体检你的血压舒张压是75,收缩压是118,心率73,有轻度PR延长,双眼视力都是5.2,没有龋齿……”

 

“我……”艾伦试图开口,“可是……”

 

“我不是为了你,只是为我自己。”利威尔站起身走到艾伦面前,“见到你持续做关于那个自杀病人的噩梦,甚至白天都精神恍惚不吃早饭值班,我不可能袖手不管。”

 

艾伦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利威尔看了眼他,拿起一旁衣架上的白袍穿上,准备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衣袖末端被一只手轻轻拉住,艾伦轻声说道:“谢谢你,那些泡芙很好吃。”

 

利威尔转过头正看到艾伦嫩草叶色泽的双眸上闪动的光芒,他拿出一直藏在背后的纸袋:“所以您今天想尝一下吗,利威尔副主任?”

 

他挑了挑眉毛,声音比平时略低几分:“几个泡芙可打发不了我,艾伦实习生。”

 

艾伦点头回以笑容。

评论(1)
热度(35)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