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利艾,黑之契约者世界观crossover

 

因为 @明前GHOST 太太的脑洞好棒忍不住拿来写了
原梗地址:http://quietus.lofter.com/post/1790a9_7e768b

 

更新了,但是卡文卡在H上面了ORZ

 

那是个无星无月的夜晚,哦,这种说法现在已经过时了,应该说是云系多到足以遮掩住虚假天空上的群星的夜晚——毕竟,人类从十多年前的“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无缘得见真正的星空了。

利威尔怀里抱着几样食物快步抄进一条幽暗的小巷,能够感觉到后面隐约的气息,他皱起眉头在心里啐了一口,好不容易到手的吃的又要全浪费掉了。利威尔没有急着甩掉对方,而是保持步幅往前走,可以感到后面不近不远的跟踪,从手法上来看是“组织”的人没错,简直像是比着尺子裁剪出那般一模一样的方式,老套有效率,可惜人数上欠了点。

轻轻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利威尔觉得“组织”的人真是越来越不中用,这次只派一个人来,不知道究竟算是看扁他还是太相信对方的能力。不过对他来讲,哪一种都无所谓,“最强契约者”的名号虽然是别人擅自给他安上的,但恰恰是名副其实。他的做法一向是,无论谁来,撂倒对方就行了。

小巷即将走到尽头,利威尔脚下发力,突然加速右拐进了另外一条小路,身后果然响起了脚步声。在昏暗中利威尔默默勾起唇角,毫无预兆地把手上的东西全部甩了过去。狭窄的巷子里避无可避,后面的脚步声一阵错乱,同时罐头食品碰撞出不小的声响。

利威尔拔出插在衣服内侧的手枪,回手就送了五枪出去。

听起来似乎命中目标要害。

不过当他端着枪回过去仔细搜索的时候,却没有见到人影,只看到地上的大滩血迹和散落得到处都是的食物。

利威尔犹豫了一瞬。

头顶有什么东西破风而至,他不假思索地凭本能闪避过了射过来的飞梭钢丝,可惜错过了避开从天而降身影的机会。他见到一双在幽暗中闪烁刀锋般亮色的金眸,随后就被压制住了关节,同时身上的某个地方传来一丝锐痛。

是麻醉剂,利威尔在失去意识前想道,“组织”的人什么时候连枪都打不死了?

*

利威尔醒过来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被牢牢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双手反剪在背后,两腿绑到椅子腿上,腰部和颈部也被很好地固定住了。简直是教科书一样完美的绑法,跟他自己以前在“组织”里面训练别人学习的别无二致。大概是为了防范他的能力,用的还是橡胶绳。看四周的情况,似乎是个废弃的厂房,旁边的简易灯下面是另外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

利威尔并不认识那人,不过他很快认出了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金眸。

“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本来想的。”那人看了他一眼,又仿佛做贼心虚般地低头看手里的纸袋。“但是……我得先支付代价才行。”

代价?见鬼的这小子的代价跟他有什么关系?利威尔差点骂出来,最后还是耐下性子问:“代价?”

“利威尔先生也是契约者吧。你是一次付清代价的类型,真好啊。”

“是啊,我的洁癖就是代价真是他妈的太好了。”

“抱歉。”有着特别眼眸的青年道歉似的笑了笑,“请您先喝下这个。”

真讨厌这种装模做样的礼貌和敬语,利威尔心里不爽地瞪着对方拿在手上的一杯透明液体。

“没有害处。”青年说着自己先喝了半杯,又把杯子往他嘴边送了送。

利威尔没有张嘴。

“请喝下去。”嘴上说着请,眼睛里面却一点温度也没有。

利威尔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过喝下去他才发现那东西出乎自己的预料。“咳,这是……催情剂?你也喝了?”

“抱歉,我觉得这样会容易一点。……哦,你知道,支付代价。”

有着冷漠金色眼眸的青年微笑着解开自己的衣领。

纽扣一颗颗打开,露出锁骨的流畅线条和光洁无瑕的胸膛,再往下……等等,光洁无瑕?

“我很确定打中了你。”利威尔扬了扬下巴。

停下手里的动作,青年眨了眨眼睛,歪过头想了一下才记起利威尔说的是什么事。“这就是我的能力,自我治愈,连致命伤也能在一瞬间完全愈合。代价则是……做爱。”

利威尔觉得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同时也该死的愚蠢透顶。

“你,名字。”

“艾伦。不过我想你对我的另外一个名字会更熟悉,我是‘Jeager’。”

利威尔很难掩饰住内心的震动,不禁微微睁大了双眼。“Jeager”是“组织”内部清扫者的代号,手上沾满同伴的鲜血,可以说是死神的代名词。他从没想到过会是这样看上去未满二十岁的年轻小鬼。更没有想到背叛“组织”的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传说中的“Jeager”。契约者的觉醒通常非常早,有很多人在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用能力的老手,同时变得冷酷无情。很难想象代价是做爱的话,要怎么存活到现在。某种程度上利威尔能够理解这个小鬼成为“Jeager”的资本。

艾伦松开袖口的纽扣,把衬衫整个脱掉。利威尔注意到他手腕上有一道显眼的伤痕。

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目光,艾伦在他发问之前就开了口:“我从来不知道‘最强契约者’是这么关心他人的人。在组织给我情报里面,您可是以洁癖、神经质、粗暴出名的。”

“如果对方不是‘Jeager’的话。”

“那么今天就出血大放送一次,我是‘延期支付者’。”

利威尔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但他从未亲眼见过真正成功的案例。以前他曾经帮忙收拾善后过,在那些“组织”人体试验的不成功案例失控暴走的时候。

但显然艾伦是成功的案例,距离他使用能力很明显过去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他是毫无疑问的延期支付者,就算延期时间不算很长。不,目前还不能断定,如果说其实他……

利威尔被脸颊上的冰冷触感从思考中拉回现实。艾伦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一双薄薄的橡胶手套,一手轻柔地触上他的脸颊。

“今天药效发挥似乎有点慢,您说呢,利威尔先生?”随着附送的一个浅淡微笑,艾伦把安全套和润滑剂塞进了他的上衣口袋。

*

 

评论(3)
热度(7)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