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涅槃

张嘴吃粮,咖啡加糖,不要玻璃渣谢谢
萌的CP:
虎兔
夜伊
鼠苑
利艾/艾利
HW WH
朱修
晴艾
火有
史雷米库
维勇

[授权翻译]Flowerfall/花落花开

标题:Flowerfall/花落花开

作者Angelic_Ascent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29364

授权:(原作姑娘人超好的)

分级:全年龄

CP:米库里欧/史雷

出场角色:米库里欧、史雷

附加标签:正剧后续;游戏结局剧透;轻松甜文

内容提要:这需要花些时间。不幸的是,他有的是时间。

正文

第一年年末,地面开始变绿。

米库里欧花了一点时间查看这次他能做些什么——曾经除了泥土和砂砾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现在有了生命的迹象。这区域的许多块土地仍是荒原,但是这是个开始。能见到他至今的成果也算大大对得起他买的那些该死的草种了。但愿现在开始它们能自己传播开来。

不论结果是好是坏,米库里欧都不能把所有时间耗在这里。实际上,他其实预定两天内要跟莱拉见面。

不过再在这呆一晚肯定也无妨吧。

他轻叹一声坐下,打开书,随后抬眼看向裂谷中心的光柱。

“那么,”他说道,视线落回书本上,“几天内我要去见莱拉,还有……”

第五年年末,最靠近的周边区域已满是绿意。谢天谢地,小草似乎靠自身就传播得够快了——但愿假以时日它能延伸到天边。

米库里欧双腿悬空坐在崖边——从这里他能俯瞰整个裂谷,以及绵延数英里的周边区域。他第一千次将这些尽收眼底,随后把注意力转回膝盖上的空白纸片上。

他画下的代表裂谷空洞的圆圈稍向一侧倾斜,但没关系。毕竟这只是个粗略的想法。

他围绕裂谷画下一个更大的圆圈,在圈内潦草地写上雏菊二字。外围是另一个内侧写有海芋的圆圈。他又在更外围画下一个大些的圆圈,然后将它分成标着菊、石楠和剑兰的几部分。

他把纸放下,打开身边的书本。跳过夹有各种书签的页数,再度浏览那些文字,轻轻叹息。这些花有的喜阴,有的喜阳,有的只能在一年的特定时间种植……

他再次拿起那张纸,开始画上小圆圈,代表他要种树的地方。他回想起何方附近的树林,回想起跟史雷一起躺在树下,那些宁静平和日子似乎已如此遥不可及。他手中的铅笔抖了一下。

随后他擦去了部分雏菊环带,在靠近裂谷的地方标上小块的美丽百合——

他迅速转过笔头擦掉了它,重新画上雏菊环带。

盯着自己画的草稿一分多钟后,他再次叹息。

这需要花点时间。不幸的是,他有的是时间。

第五十年年末,米库里欧没能达到他预想的进度。

第一,他不能像过去样常常待在这里或者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每个人都在努力改善人类和天族之间的关系,他也得做他自己的份内事。

第二,种树花了很长时间。好吧,比他预想的更长。他种下的第一批树长了两年后死了。第二批只有一半存活,现在大概有五英尺高。他两年前刚种下的第三批,还在生长,很有希望存活下来。

第三,他种下的花没有一种长势良好。雏菊应该是这一片中最早种下的,但他还没搞定。现在他已经记住它们所需的最佳水量,给他种的东西浇水已经是最简单的部分了。他确定,当然了,他在一年中最合适的时节种下它们。但它们还是不肯长得比豆芽菜更壮实些。

他在最后一批雏菊种子上盖上泥土,轻叹一声站起身。但愿这是他最后一次种它们。想尽可能多种点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他已经花了三天除了这什么别的也没干——现在起时间只会越花越多,但他感到乐观多了。

四天前,他请求艾德娜用她的天响术使这片土地变得肥沃。他在付诸行动前再三考虑了一个月。因为一来这毕竟是他的计划,是米库里欧想为史雷做的。如果他打算为了大家为了世界沉睡这么些年,这也只是一点点回报而已。

另外,他不确定这是否值得他面对请求时她脸上必然的得意笑容,以及之后她戏弄口吻的问题。

不过这必然是值得的。毕竟这是为了史雷,还有靠他自己尝试似乎也没办法成功。

当他请求她时,他很惊讶。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等待着他是不是会说“艾德娜,你能用天响术让卡姆兰裂谷周围的土地变肥沃吗?”以外的话。

但他没有。她只是点点头,说:“好的。走吧。”

他觉得该等她说些戏弄的话语。

她没有说。两个人到达裂谷,她久久看着他庞大而不成功的成果。随后,她没有说一句话,看了一眼光柱,喃喃自语了什么,接着开始咏唱。

几分钟后,她结束天响术,转过身来对他微微一笑,说:“祝好运。”就离开了。

那一瞬间他无比高兴。

他感到乐观是对的,因为五十年后,他感觉终于有了些成果。

此时他有自信他的树会没事。自他上批种下后没有一棵死去,都继续生长。很快,它们会长大到足够为喜阴的花朵遮阴,然后他就能种那些花了。

雏菊现在几乎环绕裂谷形成了环形。有艾德娜的帮助,他有了些许好运——当然最开始的那一些还是死了,需要重新栽种,各处凋谢的那些需要再多浇些水——不过其他大部分是长得越来越好了。现在死去的雏菊位置被活着的那些的种子所取代,不需要他再补种了。

一旦树再多些,他就要准备开始种海芋了。

他又花了五十年来确保,确保万无一失,有足够的树荫来种海芋,有足够的时间亲手种下它们全部。现在那次旅途相关的人类都早已去世。令他更加积极地四处游走,帮助改善关系,以及将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传播开去。

多年前请求艾德娜帮忙让开口请求札维塔变得容易。跟艾德娜一样,再次出乎米库里欧的预料,札维塔一次也没有戏弄他。他只是前来咏唱了一个天响术给这片区域和风的加护,好让那些脆弱的幼苗不受伤害,然后祝了他好运,就离开了。

现在他已经种下了最后一片海芋。因为这片环形更大,花了他快五天时间。

他走回崖顶俯瞰他的进程。还能再多种些树,他很确定,不过给海芋遮阴应该是足够了。

现在在最内圈的环形区域几乎看不到没有被雏菊覆盖的地方了。它们围绕裂谷形成一条白毯——尽管有一处还没有改变,仍然只有草,不过那就是从这里到那里的一条小径。

但愿从现在起会一直顺利。

他坐下来,双腿悬到崖边。“那么,”他看向光柱开始说道,“我上周又遇见了新的导师,还有……”

十个冬天过后,天气比往常都要冷。他担心萌芽的菊花,可能还有其他的花,会无法存活。卡姆兰从未变得寒冷到滴水成冰,但他不禁担心不已。

最后他请求莱拉帮忙让这个区域几个晚上都保持温暖。比起艾德娜或札维塔请求她要容易得多。她开心地答应了,他们谈了许多。在这里有人陪伴是个很好的改变。他觉得史雷大概很高兴有其他人跟他说话。

一百年后,他带着微笑俯瞰这片区域。

此时,他想种的所有花都已经种下。每种都有足够数量,有一些死掉也没关系,它们会自己再长。他仍会来检查它们,不过他更忙了,检查也不用那么频繁了。雨水就足够充分,他不用再担心它们会没人照顾而枯萎。

这片土地由于许许多多的雏菊和海芋大部分呈现白色,星星点点散布着粉色的菊花和剑兰,还有紫色的石楠花。大部分与他许久前画下的草图一致。树木生长繁茂,现在是许多鸟儿、松鼠和其它小动物的家园。他十分确信曾见到兔子经过这里,这很有意义。它们一定也是感觉到了来自这里的温暖、柔和以及希望。

之后又过了两百年,这片区域看起来不那么像他最初的想法了——主要是因为花朵自然而然传播开来了。虽然还是很容易分出最初的环形和群落在哪里,不过大部分花都混到了别的品种里面,彼此掺杂就像水波一样。它们蔓延开来,现在远远超出了最初种下的地方,站在崖顶也很难看出花海的边界。

尽管这并非他最初的目的,米库里欧喜欢像这样。他感觉这样看起来更棒,不仅如此,还令他想起更多:感觉充满生命力,感觉就像花朵自身充满看遍世界每个角落的希望。

他想知道,或许史雷在梦中是否能摸到这些花朵。

“史雷,”他说,他坐在一棵树下抬头看向光柱,“我希望你能很快见到这些。”

又过了两百年,在一个温暖和煦的春日,这个早晨格外宁静。

将此处作为家园的动物仍在沉睡。破晓之光刚刚开始从地平线升起。它给大地投下粉色的光,几百年来第一次,没有其他光芒与它争辉。

几只鸟儿在晨光中醒来开始鸣啭。

其他只有草浪的簌簌声。

在相当的努力之后,他终于能抬起一条胳膊。他感到尽管在这里躺了许多年——却并没有令他惊讶。他感觉就像是跟米库里欧在何方的草地上不小心睡着后醒来一样。他知道这是何方,因为这里闻起来就跟那里一样。

为了确认他伸出胳膊——用他所有力量,它感觉像是铅做的一样——摸索米库里欧。他的眼睛感觉实在太沉太沉睁不开。

此时他意识到米库里欧并不在记忆中一臂之遥的地方。

忽然,他感觉身体轻了。

他必须起来。

他抬起头,用力睁开眼睛。

就算晨光在一开始也无法忍受。它太亮了,那么亮,一切都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色彩。

最后他的视线终于开始聚焦,能够分辨出不同形状。随后他踉踉跄跄地跪起身,站了起来。

他面前的景象是如此美丽,他看得目不转睛——他几乎有些困惑,因为如果他还能思考,他可能觉得自己会在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醒来。但他没有时间思考——他飞快地看向周围,眼睛不停从一样移到下一样,努力把一切尽收眼底。

花朵、花朵、花朵,他目之所及都是。草和树和动物——跟他所沉睡的卡姆兰极为不同,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他看向自己脚下。雏菊环绕着他——有小块的草皮,堪堪能称作是穿过这里的一条小路,他就是从这里醒来,周围全部是雏菊。

好吧,几乎全是雏菊。

到处都有,就在他醒来那里的旁边,有——百合?他不确定。它们形状像百合,不过上面有红点。

他对着它们微笑——它们很美,看起来似乎很脆弱,于是他想起了米库里欧。

他站起来飞奔,因为他必须去,现在去,只为他想起了米库里欧。

他记得告诉米库里欧他最喜欢的花是雏菊。这就说得通了。

这让他比预想中更快地跑了起来。


作者的话

我是打算让这篇像是……关于米库里欧在史雷沉睡期间在裂谷周围种花……不过:F 我不知道其他天族会不会觉得不太合适,不过我想他们会想要帮忙,米库里欧的计划也很明显,不过……我不知道……对……我不知道。这篇不太令人激动不过也写完了所以,我觉得雏菊可能是史雷最喜欢的花。我不知道。只是觉得适合他。雏菊也时常是纯洁和年少爱情的象征。海芋也象征纯洁,不过也象征信仰和重生。菊象征忠诚和长寿。石楠花代表保护和愿望终将实现的意思。剑兰代表忠诚和回忆。带红点的美丽百合,表示思念某人。没描写米库里欧翻了一堆花语书籍来决定种什么。

不管怎么说非常感谢阅读,点赞和评论,鼓舞着我的每一天!

译者的话

这篇的花可能翻译不太准确,总之我尽力了,发现这些花原作者写的花语我几乎都查不到对应的。马蹄莲还是海芋我迷茫了很久,最后觉得海芋比较好听。剑兰应该是指唐菖蒲。原文的菊花没有说哪一种,粉色的也完全没法猜,毕竟菊属有那么多种。石楠应该是欧石楠或者帚石楠的某一种,确定不了。带红点的白色百合我查到有美丽百合,就是平常人家结婚用的那种,不过还是不确定,园艺品种比较多,加上原文直译是“占星师百合”,根本查不到对应的。总之我只是很喜欢深情种花的米库里欧,他种的什么花真的是考据不出来了。

评论(8)
热度(140)
  1. 767416047再生涅槃 转载了此文字
©再生涅槃
Powered by LOFTER